您的位置:主页 > 韩信 > 详细内容

“兵仙”韩信的军事才能是吹出来的还是真的?

2020-09-15 01:58  作者:admin  
本页关键词:韩信,

  韩信。历代文人墨客对这位“汉初三杰”之一,且独占其中军事方面的奇才,给予了诸多的荣耀。如古之用兵,韩信第一人也;以韩信为最或者是韩信,兵仙也。就连韩信的上级、戎马一生的刘邦在领兵打仗方面,也不得不甘拜下风,时常需要韩信来“接济”。到了楚汉相争的关键时刻,韩信的老上级、以霸王自居的项羽也要降低身份,结好韩信,以图自保。韩信拥如此令人瞠目的功籍,多数的情况下都是以少胜多,以弱胜强而结束的,如果再查看韩信之前的种种落魄经历,不免让人生出疑心,为何一介平民拜为大将军后,竟能如此神勇?。更让人不解的是,他在日后竟然会中了别人的圈套,死于一位根本没有上过战场的妇人手中。

  疑问似乎要泛滥了。那么,韩信究竟有没有军事才能,或者说他是不是一个智将?事实究竟是什么样子的?韩信在被刘邦拜为大将军而一鸣天下前,已经在刘邦军内部是小有名气。这说的不是韩信经历过的胯下之辱,而是说韩信早在萧何举荐他之前,夏侯婴早已向刘邦举荐过。夏侯婴长期担任刘邦的太仆,主要的职务涉及骑兵和车兵交战以及刺探军情、截取敌方粮道。这意味着,长期从事情报工作的夏侯婴对人物和事物的解读,相比其他将领来说更加理性和敏锐。当时的韩信不过是一个任何将领张口就可予以任免的小队长,特别的只是韩信投奔刘邦军不久就获得这一职务。

  可是,这次举荐并没有获得刘邦的重视,更多的是碍于灌婴的颜面,提升了韩信的官职,是为治粟都尉。都知道萧何最为擅长的是后勤保障,韩信的新官职主要就是和萧何打交道。来往中,萧何也对韩信的才能和见地所折服,多次向刘邦举荐。刘邦认为萧何和夏侯婴都言过其实,仍然未采纳萧何的劝说,韩信依然未能获得重用。面对这样的局面,韩信做出的选择是,继续“跳槽”。这就促成了一部流传后世的“萧何月下追韩信”。萧何究竟是不是在月下追韩信不得而知,至少韩信的才能和见地,已被“三杰”之一的萧何认可。韩信是被追回来了,但是他的才能依然没有得到汉军统帅的认可。

  刘邦甚至都不知道该不该信萧何了,因为韩信一直都没有什么惊人的表现,唯一能够从表面看到的是,韩信的口才和应变能力非常不错,与他交往过的人悉数被其“蛊惑”。当萧何再次提出提拔韩信时,出于对萧何一直以来的信任以及萧何追韩信的积极态度。刘邦终于决定拜将,拜韩信为大将军,统管军事。此时的刘邦境况虽没有达到很差的地步,但是也不容乐观。军队多是关东人却驻扎在家乡千里之外的汉中,日夜都有成队的士卒逃亡,刘邦的外围又被三个作战经验丰富的秦降将封锁。他手下的众多将领,冲锋陷阵是一个赛过一个,但是却无法拟定出一套完整且行之有效,或者说看起来还算合情理的大方略来。

  张良到是可以胜任,但远在韩地为游兵。至于陈平还要再过一年多之后才会投靠刘邦。此时不过是汉元年左右,公元前206年。最终,刘邦立拜韩信为大将军。事关自己的身家性命以及未来的前途命运,刚举行完拜将仪式,刘邦急不可耐探究起韩信的策略,从中探寻韩信是不是才堪大用。丰沛的老将们个个对韩信这个“粮草官”不是那么爱戴。因为他们大多数甚至都不知道军中还有韩信这号人,更别说韩信的才能了。韩信定下的策略很是简单。刘邦对主攻的目标也早已明确,也知晓天下大势方向。至于如何与项羽打,从哪个方向打,在什么时候打等问题,刘邦是一知半解。

  韩信将多年在各军流转,所获得的技能和体会以及领悟,外加他天赋所赋予的求索意识,融汇成的天下大势以及楚汉两军和统帅的优劣,仅用短短数句话一一展现在了拥有一统天下野心的刘邦面前。刘邦这才茅塞顿开。之后完全按照韩信定下的策略,东向争权天下。项王所过无不残灭者,天下多怨,百姓不亲附,特劫於威彊耳。名虽为霸,实失天下心。故曰其彊易弱。今大王(刘邦)诚能反其道:任天下武勇,何所不诛。以天下城邑封功臣,何所不服。以义兵从思东归之士,何所不散。……今大王举而东,三秦可传檄而定也。但是,理论合乎逻辑,实际中能发挥多大作用就不得而知了。

  就如汉三年时,刘邦听从郦食其建议,立六国之后,以乱项羽,弱项羽。却得到了一心想要复建韩国的张良的反对,他认为这样反而会使天下大乱,大大阻碍和延迟刘邦统一天下的时间。最终,刘邦放弃了这一建议。而在刘邦打定主意东攻前后,张良建议刘邦烧毁栈道,而后又去信与项羽,阐述刘邦烧栈道无东顾之心,稳定住了项羽。项羽这才北上进击齐国。韩信立刻以此劝谏刘邦,善用军中关东急于东归返乡的心理,可以有大功。果不其然,汉元年四月谋定,八月刘邦出陈仓,定三秦。这一场仗下来,刘邦突破了项羽设置的封锁线,入驻关中。这为以后的战役提供了源源不断兵马钱粮。

  而后,刘邦长驱直入,直接攻破项羽所在的都城彭城。一年不到的时间,刘邦大体上已经完成了谋定的目标,仅是项羽未被斩获。韩信的第一脚踢的是有声有色。待到刘邦遭到项羽冲击,大败于彭城后,韩信率老弱残兵迎战项羽骑兵于荥阳,遏制住了项羽的进攻,给了刘邦喘息之机。这是韩信的第二脚。之后,就是韩信独立带兵的时期即韩信的连环脚。克魏王豹,攻赵,威服燕国,拔齐国七十城,水淹龙且二十万,围困项羽于垓下。至此,韩信和刘邦成功实现了二人之前的谋略,而这不过花费了短短不到五年的时间。其中,韩信独自攻下了当时天下近三分之二的土地,在垓下又领军三十万作为诛杀项羽的主力,助刘邦击杀此生最大的劲敌,为刘邦扫清了称帝的道路。

  所以,即便韩信没有独自带兵进行日后的如木罂渡河,背水一战等经典战役,仅凭他为刘邦所描述的大谋略,韩信的军事才能及谋略也无法被张良和陈平完全掩盖。韩信反而因为他的谋略和功劳以及才能,为他带来了杀身之祸。在垓下之战刚刚结束,刘邦便亲自潜入到韩信军营之中,解除了韩信的兵权,并将其从齐地迁往楚地,封为楚王。